疫情当前,工业互联网的公共卫生应急响应价值探讨

新冠疫情的爆发,正是元旦和春节之间,大批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已经放假。封路、封城乃至封省,也导致异地工人无法赶回工作岗位,原材料和成品物流受到严重影响,医疗防护用品的产能恢复远远跟不上疫情的发展。加上其他方面的因素,导致了湖北多家医院物资耗尽、被迫公开向社会求援,景象触目惊心。

有没有办法解决这样的困境,在人类不到场的情况下短时间动员工厂和运输企业的产能,有效支持卫生防疫和医疗部门的应急活动?答案或许就是——工业互联网。

公共卫生应急引发的设想

公共卫生应急事件,是诸多应急活动中比较特殊的一种。如果说地质灾害和气候灾害的应急响应可以调集大量人力投入的话,公共卫生应急事件却必须反其道而行之,必须尽量减少人员的流动、严格控制人力资源的集中使用。

然而,本次抗疫的实践深刻揭示了传统制造业模式和瘟疫控制措施之间存在着巨大矛盾:现有的各个主要工业部门,尤其是制造业和运输业,都是靠大量人力投入来运行和维持的。限制人口流动和聚集,就意味着经济活动根本无法开展。甚至连支撑应急活动本身的医疗器械制造业,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制约。

疫情当前,工业互联网的公共卫生应急响应价值探讨

相当多口罩和防护用具制造企业靠着精神鼓励和高额加班费,组织工人冒着生命危险回到车间加班加点。绝大多数工人也拿出了政治觉悟来承担这项任务。然而即使如此,产能的恢复过程也赶不上需求增长。预计要到2月底甚至3月,医用防护口罩的产能才跟得上需求。这并非长久之计,也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应急响应模式。

本次疫情的扩散及抗疫的过程还证明:基层卫生防疫和医疗部门并不一定能准确预见事态的发展,更难以预测爆发性的就诊和防疫需求。政府和生产企业靠人力驱动的管理流程,对爆发性需求的响应也是有延迟的。必须指出,中国的举国体制和家国情怀,已经把人力驱动管理的响应能力发挥到了极致。即使如此,在疫情前期也难以满足一线需求。因此,必须寻求一种革命性的手段。

那么,类似于航天云网这样的工业互联网能不能通过改造传统口罩厂来实现彻底无人化?我们认为,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工业互联网的理念,是通过协同设计、协同制造、协同生产,来促进生产方式的转变。采用云上协作方式,可以迅速弥合传统生产和协同模式下的很多"裂缝",把信息流转过程压缩到极致,让不正确、不合规的信息无法进入流转过程,大大提高效率和效能。对于应急生产来说,有着天然的优越性。

本文可以先简单设想这样一种公共卫生应急响应物资供应体系:它的信息流始于卫生防疫部门的需求,基于大数据和专家系统,对公共卫生应急需求作出及时量化分析甚至前瞻性量化分析;然后把处理过的量化分析结果分解成对于原材料、运输能力、电力、必要人力……等方面的需求信息,流向相关的企业、政府和其他机构,触发原材料、运输、政策保障等多方面的响应;在政府保障和运输业支持下,原材料连同附属信息依次流向各级工序,最后形成合格的产品和附属信息;经过物流程序,把产品和附属信息直接投送到最终用户——也就是医院和卫生防疫执行单位手中。

其中最有价值的,或许是对于爆发性需求的前瞻性响应和量化分析结果的分解。实际上,医学界对传染病发展早已经有了成熟的预测模型,像钟南山这样的学界带头人,甚至可以凭个人经验,就可以迅速判断出事态发展。这就为前瞻性响应的模型提供了基本条件。至于量化分析结果的分解,则是抓总单位——或许只是口罩厂生产调度室牵手——来牵头实现的。

而事实就是,工业互联网在应对这种突发应急事件的时候,可以瞬间完成对整个社会的资源整合和有效调动。我们上文中所讨论的各种信息流转,如果用传统形式,发出单位要经过公文拟制、审批、盖章、递送等一系列流程,各个收文单位也要经过一系列流程才能把信息落实到生产线上。不同单位有不同的响应速度,总体响应速度实际上是动作最慢的那个单位决定的。但是在工业互联网场景下,所有信息流转都是在光纤或者5G下光速完成的,对整个社会的工业调度能力将比人力驱动高一个台阶。

工业互联网不可替代的益处

在常态经济下,有关企业、机构和政府都未必有这样的积极性去推动工业互联网深入产业,其中牵扯的成本、政策和利益问题非常复杂,而且短期内未必见到成效。这也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之难。

然而,在国难级别的突发事件面前,此前无法打通的很多环节会变得畅通起来,体制机制上的弊端会暴露无遗。在巨大压力下,各环节当事人会拿出空前的积极性来寻求解决方案。这正是工业互联网一展身手的时机。工业互联网界不妨把“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解决方案”作为今后两年的一项重点工作,切实把系统建立和运行起来。

回到口罩厂,口罩的基本材料是无纺布、尼龙线、尼龙绑带,有些型号的口罩还有铝制鼻夹。无纺布采用熔喷工艺制造,简单说就是把聚合物原料熔化成液体,用喷嘴喷射成细丝,层层叠加,最后形成布材料。有些无纺布还要在其中加入活性炭等吸附材料。有了无纺布之后,就需要用专用缝纫机多层叠加、缝纫,缝上绑带,再用挥发性胶水把鼻夹粘连到位。

其实,这当中很多工艺已经是自动化的,尤其是熔喷过程。缝纫过程则是半自动的。真正纯粹依靠人工操作的,是给机器喂料、成品打包装箱、运输这样的低技术含量岗位。只要解决了几个人力高度参与环节的自动化、智能化,用机器人或者遥控设备来完成喂料和装箱等工艺,就可以实现黑灯工厂。至于原料的运入和成品的运出,无人卡车已经是现实。高速封路的场景,反而给无人驾驶提供了理想的运行条件。而且机器不需要过春节,不需要加班费,24小时运转也不会疲劳。整个过程只需要少量技术支持人员参与就可以完成。

除此之外,公共卫生应急物资生产的工业互联网化,本身就是阻断瘟疫传播的最好办法。当今的应急物资制造商,包括口罩、防溅屏、防护服,都相对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无论生产和是装运都要集中大量人力。这些人力的日常通勤和春运同样会导致人员高度密集。自动化、智能化的生产大幅度降低了对人力的需求,同样也降低了瘟疫传播的概率。

同时,核心是,较少的人力需求,也意味着建立和维持应急生产能力的成本比较低。本次防疫中出现了这样一个新闻:

2月3日,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的刚松防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线上一片忙碌,开始复产后试生产第一天。这家公司生产的KN95口罩和一次性无纺布口罩,将由政府统一调配补充物资供应。

据了解,这家企业本来是一家正在进行破产清算的企业。当江苏盛虹集团了解到这个信息后,为了保障新冠病毒防疫期间的医护用品供应,专门设立3000万元扶持资金,复活了这家企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